精灵狐狸,达架的故事

下面是《酉阳杂俎》中的原文,文言文:

方老师听后却摇头道:“我看到了,的确断了一股电线,但是我不愿意为乡长大人效力。过去你是副班长高甫志,思想进步,成绩优秀,连年被评为三好生。我当了你的介绍人,你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可是现在你是谁?你是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土皇帝,是声色犬马的花花公子,是《红岩》里的甫志高!试想,我把你这种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的腐败分子救出去,不是造孽么?”

打那以后,再也没人相信黑嘴狐狸的心能治病了,村里陆续有不少人封了枪,没封枪的也再不敢到那座山打猎了。而我们这些知青,再也不敢在白桦树的墩子上读诗了。

这是一个披头散发,穿着粗布衣的人从天而降,对达架说:“小姑娘,不要哭嘛,你后母已经把金鱼杀死了,鱼骨头就埋在屋后的一颗树下。你回去后,把鱼骨头挖出来,藏在你的房间里。你跟它说什么,它都能完成你的心愿。”达架深信不疑。

方兴未透过气孔向里打量着:“我有腰痛病,想采点草药煎服,无意中发现这里有座墓,出于好奇拍了两下,没想到墓中竟有乡长和女人。”

那狐狸人一样站立着,很安详的样子。那黑黑的嘴巴都看得清清楚楚,真的是一身好皮毛,红红的背闪着光泽,白白的肚下垂着,眼睛是两只黑莹莹的水晶,没有一点儿接受杀伐的样子,就像是在等待远方的朋友似的。老白头又把手拢成喇叭:“撒狗!”大家手一松,十几条狗蹿了出去。

国王非常喜欢达架,达架就成了陀汗国的皇后。这个时候鱼骨已经失去了效用,不灵了。达架就把它埋在海边,而且还随葬了很多金银珠宝。后来发起了台风,将鱼骨和金银珠宝都卷到海里,再也找不到了。

父亲已年过古稀,说不准哪年哪月寿终正寝,那块风水宝地又非他莫属,别人无法替他“享受”,高甫志决计先建活人墓。这一带,迷信风水的人比长尾鸟都多,不少人购买坟地修建了活人墓。高甫志是乡长,白虎岭属他管辖,他把村干部叫到酒楼,用公款请了一场,村干部就把那块风水宝地无偿供奉给乡长大人了。

老孟头是鄂伦春人,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猎人,又是党员,不能推脱,只好硬干。他扛着枪转了3个晚上,回来冲书记说:“不成不成,这狐狸是仙,我一到它就走,我前脚刚一走,后脚它又跟来了。我治不了它,请二道沟老白头吧。”二道沟老白头早先是专门拿狐狸的,那时他有几条苏联狗,专门抓狐狸。好猎狗抓狐狸只咬死,皮毛一点儿也不会伤到。

达架的故事 点击数: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

高甫志早已饿得筋疲力尽,心想:走了你方兴未,还等谁来救我?再几天出不去,我和金屋娇就成尸体了,大家以后发现情哥哥情妹妹死在墓里,名声都能臭到日本去!可是,好不容易才干上乡长……金屋娇当然也不愿放弃最后的一线生机,见高甫志还在犹豫不决,便发疯似的冲上去,一把揪住他的衣服,又哭又骂:“姓高的,你见官不要命,官是你亲爹还是你亲娘?你死到临头还不想丢,几辈子没当过官?一顶乌纱帽比两条人命还宝贵吗?反正是死,姑奶奶跟你拼了!”说着。又打又踢,又撕又咬,比母虎还要凶三分。

老白头说得吊3天味。所谓吊味,就是打猛兽前的准备工作,要将猎人身上的人味清除干净了,让野兽闻不出来。老白头挑了羊号边上风头的一个破房子住下,刮了胡子净了脸,连脑袋也剃了个光蛋秃。在河里洗了军装,也洗了自己,然后一个人躲到破房子里,渴了喝沟子水,饿了吃不搁酱蒜的菜,连人影也不见。3天后,老白头估摸着身上的人味少了,就空手上了山。

达架的后母,在达架被带走不久后,被天上飞来的陨石击中,死了。部落的人就把她埋在那颗埋鱼骨的地方,取名叫做“懊女冢”。部落的人,谁家想要生个女儿,就到这个地方来祭拜祈求,非常灵验。

风水墓 点击数: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

还是老白头先说了话,他吼道:“带锹没有?带锹没有?妈个巴子,就没一个想着带锹的!”这一吼,人们才喘出一口长气,有了动作。几个老人上前拿猎刀挖了个大坑,将破碎的狐狸用腰带缠裹了,放到坑里埋了起来。人们带来的酒,也全浇在了封土上。

这个女人丢下了一点食物,金鱼立即出现了,把头浮出水面。后母立即用匕首将鱼杀死,还把死去的金鱼带回家,煮成鱼汤,味道异常的鲜美,比一般的鱼不知道要好吃多少倍。吃完后,把鱼骨头埋在一颗树下。

从气孔向外一看,拍门者竟是白发苍苍的方兴未,连忙高叫道:“方老师,我是您的学生高甫志!忘了吗?读高中时,你是我的班主任,教物理。吉人自有天相,真没想到能在这里撞见你!”

傍晚,老白头回来了,说:“打是别指望了,只一招儿,大围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,!”老白头说的大围,是全村人一起上,将野兽围起来打。从前的皇帝、贵族打这种围是为了排场,为了威风,那是玩儿,猎人不到实在没咒念的时候是不会用这一招儿的。老白头已经探到了狐狸的窝子。书记当下宣布,全村一起上,打大围。

后母也看到了达架,但是她又不敢相信这个漂亮而又富有的女孩,就是只有几件破衣服没有鞋子穿的女儿。后母满怀疑问的赶回到家中,看见达架正穿着那件几年前做的衣服,赤着脚,在树下睡觉呢,就不再怀疑了。

“方老师,救救我吧,我一定多做好事切实减轻农民负担,决不再干坏事!”方老师又摇摇头。

第二天,全村的人围住了那座山头。有狗的带狗,人手一柄挑草的胡叉,就是不准带火器。这是孩子和知青最高兴的事,可老人们却全是不顺心的样子:“这是怎么的了,就为了一只狐狸,惊动山神爷呀!”但他们嘟囔归嘟囔,大家还是撒欢似的往前赶,你呼我喊人叫狗跳的,林子里顿时热闹起来。

几天之后,达架挑着水回来了,到池边去了几次,都看不见金鱼。达架非常大伤心,坐在池水边哭泣。

“就是那晚,你开车把我带到枫树林,说是什么停车‘做爱’枫林晚,没想到就有了,已三个月了。”“三个月?”高甫志不由一征,低头久久不语。

围子越来越小,那只肥大的狐狸如一道火在林子里东奔西窜。这个时候它想突围已经是徒劳的了,围子最里边一圈每个人都是高手,每一把胡叉都能准确地按住它的脖子。狐狸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,它变得从容起来,慢慢走到一块砍伐过的白桦林里。新砍伐过的白桦林,树墩白白亮亮的,像一个一个圆圆的月亮。在知青眼中,这种地方是最浪漫的所在,在这种地方读普希金的诗最有情趣,在这种地方约会最有诗意。

达架养金鱼的事还是被她后母知道了。后母听说有这样的事,就趁着达架养鱼的时候,偷偷跟在后面偷看。但是只要她偷看,金鱼就不出来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二人艰难地在墓中度过了三天,从焦急变为恐慌,死亡的脚步似乎正向他们逼近。金屋娇幽幽地说:“不可能是供电站那边停电,也许是那天刮大风,刮倒的大树砸断了墓外面的电线。”

精灵狐狸 点击数: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

国王就命令他的军队,带着这只鞋子,在周边的部落,挨家挨户的搜查,让人试穿鞋子,如果有人能穿,就把她抓来。周边部落的首领非常看不惯,但是陀汗国太强大了,他们没有办法阻止。

“怎么,你怀孕了?”

等老白头赶上前时,奄奄一息的狐狸已经是残破得没有样子了。刚刚还准备表现一下勇敢的我,明白了眼前这堆破乱的皮肉,是一个不愿意死于敌手的勇士,是一个为孩子复仇而英勇牺牲的母亲!在它的面前,这些杀熊打狼的英雄全都惊呆了。一场精心策划场面巨大的屠杀结束了,但是强大的猎者并没有胜利。林子中沉静得只有树枝摩擦的“嘎吱”声,红红的斜阳将一个个人影拉得老长老长。

达架掉了的那只金缕鞋,被一个路人捡到,卖给了陀汗国国王。这个陀汗国人口很多,地方有几千里,非常的强大。国王得到这只鞋子后,叫他的妃子去穿,但是大小怎么都不合适,根本穿不了。国王又下令,让全国的女人来试穿,结果没有一个人能穿这只鞋子。

“你不是感冒了吗?”说话莺声燕语,音质特甜。

老白头请来了,他起个大早前后左右转了几圈,说:“这只狐狸拿不得,我干不了,谁能干谁干。这是啥?看脚印这是狐精,谁打谁倒霉!”可是书记下了死命令,老白头没招儿了,才真的下了狠心。

达架一走,后母就穿着达架的旧衣服,衣袖里藏着一把匕首,来到后山水池边。

运气来自好风水,好风水是爷爷带来的。爷爷不是官,像父亲一样,是普通农民。爷爷去世的时候,高甫志仅是乡里的小小助理员。有人劝他为爷爷选择一块好坟地,他听后半信半疑,最终还是采纳了。

有一天,我们几个知青上山去砍树。回来的时候,看见树丛里蹿出一个小东西,毛茸茸、傻呆呆的,像只小狗。大家觉得好玩儿,就跳下车去捉。这东西走路一扭一拐,笨得很,捉来一看,感觉不是狼就是狐狸。赶车师傅火了:“这玩意儿动不得,赶快放了!”大家嘴里说放,一回头却塞进了怀里。回到宿舍,我们几个喜欢得不行,喂它馒头,给它找骨头。它倒不认生,跟我们玩得很好,睡觉时就往人里拱。我们给它起了个猫的名字,咪咪。

及洞节,母往,令女守庭果。女伺母行远,亦往,衣翠纺上衣,蹑金履。母所生女认之,谓母曰:“此甚似姊也。”母亦疑之。女觉,遽反,遂遗一只履,为洞人所得。母归,但见女抱庭树眠,亦不之虑。

高甫志得救了,但他已无法撤回退党申请,又不敢讲明真相,只好听凭处理了。因为他在申请中承认自己同共产党离心离德,是个一心谋私的干部,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。县委开除了他的党籍,并建议乡人代会罢免他的乡长职务。

上山下乡那阵子,我去了小兴安岭中部。这里山连着山,沟套着沟,野物多的是。就说野鸡,走在林子里,扑棱棱飞起一只,冷不丁吓你一跳。传说的野鸡飞进饭锅里,一点儿都不悬,我在场院就空手抓住过一只。

等到后母走远了,达架也忍不住,也去了,去的时候穿着漂亮的衣服和一双金缕鞋。在节日的会场,达架又唱又跳,非常开心。但是不久就看到了后母,达架非常害怕,匆匆忙忙跑回家,在跑回家的路上还掉了一只金缕鞋。

前不久,高甫志特意从外地请来一位风水先生,重新看爷爷的阴宅。风水先生年过古稀,白发白须白眉毛,仙风道骨,谈吐不俗,是颇有名气的得道高人,自称已将天目穴修炼成阴阳眼,能够洞察地下50米。老先生对他爷爷的阴宅先是赞不绝口,接下来话锋一转说:“不过,此处只出贵人,不出将相,不属上上等坟。”

原来,就在我们揣回小狐狸那天晚上村里出了事,好几家的鸡被咬死了。猎人一看就明白,这不是黄皮子,也不是张三,是狐狸,而且不是一般的饿狐。它光咬不吃,也不拖走,是恨狐,定是有人惹着了它。老乡们议论纷纷,最后赶车的师傅听了,一拍大腿:“坏了,坏了,准是那几个知青拿了狐狸崽子!”

其洞邻海岛,岛中有国名陀汗,兵强,王数十岛,水界数千里。洞人遂货其履于陀汗国,国主得之,命其左右履之,足小者履减一寸。乃令一国妇人履之,竟无一称者。其轻如毛,履石无声。陀汗王意其洞人以非道得之,遂禁锢而栲掠之,竟不知所从来。乃以是履弃之于道旁,即遍历人家捕之,若有女履者,捕之以告。陀汗王怪之,乃搜其室,得叶限,令履之而信。叶限因衣翠纺衣,蹑履而进,色若天人也。始具事于王,载鱼骨与叶限俱还国。其母及女即为飞石击死,洞人哀之,埋于石坑,命曰懊女冢。洞人以为禖祀,求女必应。陀汗王至国,以叶限为上妇。一年,王贪求,祈于鱼骨,宝玉无限。逾年,不复应。王乃葬鱼骨于海岸,用珠百斛藏之,以金为际。至征卒叛时,将发以赡军。一夕,为海潮所沦。

“你写份退党申请书交给我,我复印几份后分别寄给有关领导,我是你的入党介绍人,不容你败坏党的声誉,只好要求你退党,也算是善始善终吧。”

知道闯下大祸,我们全傻眼了,忙说不是成心的,不是故意的。再去找那小狐狸,翻了大衣,翻了被褥,也翻了书包,倒了鞋子,可小东西死活找不见了。队长哪肯罢休:“找,非找着不可!”忽然,烧炕的老五拍了拍脑门子:“坏了!”拿起火叉就往炕洞子里捅,没几下掏出团东西来,像是烧了一半的鞋子。大家近前一看,咪咪一身的焦毛,肚子胀得小鼓一样,已经死了。炕洞口那里暖和,咪咪肯定是躲在那里睡着了,老五烧炕时,连柴草一起塞了进去。队长一摔烟头:“坏了,坏了!”他狼一样瞪了我们一眼,“你们干的好事,等着吧!”

这只鞋子轻如鸿毛,踩在石头上都没有声音,国王就然为这事用邪门歪道的方法做出来的。于是就把那个捡鞋子的人抓起来拷问。结果就知道了这只鞋子是在节日里,路边捡到的事。

墓建成了,足有三间屋那么大,坚固气派,墓门是全钢式的电动密码防盗门。还特意架设了电线,墓内安有空调和电灯,墓门一旁留有一个可开可关的透气孔。“未来”属于父亲,父亲也只有在“永垂不朽”的时候才有资格入墓,只要张嘴喘气,对不起,此门不开,他只能“望梅止渴”似的到墓旁看几眼。

我们该吃还是吃,该乐还是乐,也没当成什么大事儿。可村里闹腾得已经治不住了,再怎么防,再怎么小心,鸡还是死。后来鸡死得差不多,大鹅也给祸害了,有只小羊羔子,也被咬断了喉咙。队上为此开了会。书记将整治狐狸的任务硬是落实给了老孟头。

南人相传,秦汉前有洞主吴氏,土人呼为吴洞。娶两妻,一妻卒。有女名叶限,少惠,善陶金,父爱之。末岁父卒,为后母所苦,常令樵险汲深。

“你口口声声说娶俺,拖来拖去,俺都要‘原形毕露’了。”

咱们还是说狐狸。这里的狐狸不像平原的,从来不进屯子。只有到了冬天,才能在雪地上看到它们的脚印子。打猎的人从不打狐狸,他们说狐狸是仙儿,惹不起。知青们不懂事,又好新奇,就因为这惹出了大事。

不久就是附近部落的一个大节日,后母就去了,叫达架看住树上的果子,不要让鸟给偷吃了。

“明儿一早下山。反正你是打工妹,不用同家里打招呼。”

野鸡出来了,兔子出来了,还有狍子、獾子,就是不见狐狸。依着书记的指示,人们放走了野鸡兔子这些可怜的家伙,一心一意就对付那狐狸。直到都能看见对面人的帽子尖了,忽然有人大叫:“狐狸!”这时,只见老大老大一只火狐,从柴棵子里蹿了出来,又进了另一个灌木丛子。狗叫得更欢了,人喊得更响了,老白头手拢成喇叭筒子,喊道:“合围了哎,合围子了!”于是众人横拿了胡叉,敲得树“咣咣”响。

:呵呵,这不就是中国版的灰姑娘的故事吗?或者外国的那些灰姑娘,是复制版的达架。亲爱的网友,看完这篇故事后,有什么感想呢?在文章评论或者故事论坛里说说吧。

“你呢?回去怎么向大嫂交代?”

没玩几天,队长就找来了:“你们几个说说,是不是动了人家的狐狸崽子?”起先我们说没有,后来抵不过只好招了。队长说:“它招你们了还是惹你们了,你们就揣人家崽子?赶紧放回去不迟!”

一天,达架淘金的时候,在河水中抓到了一条漂亮的红色金鱼。善良的达架就把金鱼养在一个小水罐中。鱼一天天的长大,养鱼的水罐越换越大,最后实在是没有更大的水罐了,只好把金鱼放到后山的一个水池中。达架非常喜欢这条鱼,有好吃的东西,就投到水池里喂鱼。每当达架来到池边,金鱼就会浮上来,把头露出水面,其他人来,金鱼从不出来。

一年后,高甫志才知道原来是父亲在电线上做了手脚,方老师是在父亲的恳求下劝其退党的。高甫志忍不住去质问父亲,父亲捋了下花白胡子,叹息道:“现在你宁静平安,应当庆幸才对。当时你在官场时不停地‘自掘坟墓’,已陷入不能自拔的绝境,我要不把你从墓中拉出来,你会成为第二个胡长清,祸国殃民,辱没祖宗呵!从这一点来说,你弄的那个墓也算是一种特殊的‘风水墓’吧。”

伐木的时候,为了确定树倒下的方向,锯口得有上口有下口,树倒下后,上口下口之间就留下一条尖尖的木刺。狗蹿出去时,那安详站立的狐狸忽地跳起,又猛地一退,身子就划在了尖利的桦木刺上,美丽的皮毛顿时乱了,皮下现出红色来。接着它又是一蹿,又是一退……人们都呆了,大家停住了脚步,跑上近前的狗也乱了。一蹿一退,一蹿一退,雪白的桦木刺变成了鲜红色,那美丽的狐狸也不再像个狐狸了,只是一个乱蹦乱跳的血团子……

没过多久,士兵来到了达架家。达架穿着金缕鞋,翠玉衣,好像天女下凡一样。士兵就把达架带到了陀汗国。

“怕丢官?那好,乡长大人在里面多多保重,小民告辞了!”说完,方老师扭头就走。

时尝得一鳞,二寸余,赪鬐金目,遂潜养于盆水,日日长,易数器,大不能受,乃投于后池中。女所得余食,辄沉以食之。女至池,鱼必露首枕岸,他人至不复出。

高甫志听后只是哀叹一声,神情沮丧极了。只顾自己风流,没想到老天比他更“风流”。眼下有权难使,有家难投,真成了“自掘坟墓”,只好坐以待毙。

其母知之,每伺之,鱼未尝见也。因诈女曰:“尔无劳乎,吾为尔新其襦。”乃易其弊衣。后令汲于他泉,计里数百也。母徐衣其女衣,袖利刃行向池。呼鱼,鱼即出首,因斫杀之,鱼已长丈余。膳其肉,味倍常鱼,藏其骨于郁栖之下。逾日,女至向池,不复见鱼矣,乃哭于野。忽有人被发粗衣,自天而降,慰女曰:“尔无哭,尔母杀尔鱼矣,骨在粪下。尔归,可取鱼骨藏于室,所须第祈之,当随尔也。”女用其言,金玑衣食随欲而具。

“方老师,你说……你说呀,什么条件我都答应!”

后母很生气,想出一条阴险的计策。先跟达架说:”你最近很辛苦,我给你做了一件新衣服。”达架很高兴。后母又说:“再西边百里之外有一处泉水,听说喝了能治百病。最近我老是头疼,你可以去帮我挑一些水回来吗?”达架欣然去挑水了。

“方老师,我立即停建政府大楼,省下钱为村民修公路,建学校!”方老师仍是摇摇头。

相传秦汉时期,西南有个少数民族部落的首领,姓吴,大家尊称他为“吴洞”。这吴洞有两个妻子,其中一个已过世,留下一个女儿叫达架。这个没娘的女孩从小就聪明伶俐,而且还有一个特殊的本领——从河水中“淘金”,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儿,父亲自然是对她宠爱有加了。但是好景不长,不久吴洞去世了,达架后母非常不喜欢她,经常让她去危险的地方打柴,到湍急又深的河水中淘金。

“轻伤不下火线。走吧,小宝贝。”高甫志买上一些食品和饮料,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,二人跳上车,向白虎岭驶去。出租车在山脚停下,高甫志付过车费,就和金屋娇携手向白虎岭登去。这里风景如画,空气清新,行人极少,若是单人来此登山穿林还未免孤独或胆怯。

【故事大全网篇首导读】:在壮族,“达”通常用于女子名,“架”就是孤儿的意思。在古代发音中“达架”与“叶限”非常相似,因此也有人叫《叶限的故事》。这篇故事最早载在晚唐临淄人段成式(约803-863年)所着笔记小说《酉阳杂俎》中。今天在壮族地区还广泛的流传着《达架和达仑》的故事,故事说达架还有个妹妹叫达仑。还有一说,说这是白族的故事。我们这里就不讨论这些问题了。看故事吧:

“你们混官场的,稍一失势就苦恼,其实俺女孩子‘怀孕不遇’,有胎无夫,比你们‘际才不遇’还要难受!你说是流是养呀?”“莫急莫急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近期若不能让你转正,就先找个地方包养起来。”

“方老师,附近的电线可能断了一股,您是教物理的,懂行,麻烦您帮着接一下。”

高甫志35岁就当上了青峦乡的乡长,芝麻开花的前程,算命先生说他50岁可以干上副省长。夫贵妻荣,妻子走路都一挺一挺的。

“晚死一天,就有可能被人发现救出去。好哥哥,两个苹果都给我吧。”金屋娇已经精神崩溃,乞求道,“我还年轻,又怀着你的骨血,留下我就是留下你们高家的一条根呀!”“哼,你是什么人物?一个只会肚皮向上的女人!我是什么人物?堂堂的大乡长,往后还会当县长当市长当省长,七奶八奶有的是,还在乎你的那条根?”说着,高甫志一把抢过那两只苹果,装进自己的衣兜。

时隔不久,高甫志果然升为副乡长,现在“副”字也让好风水冲“正”了。过去,他的最大愿望是干乡长,现在才觉得乡长不是终点,自己至少也要混个“七品芝麻官”当当。正如妻子所言:“野心是志,没野心别想混官场。人无大志,废肉一堆。”高甫志当然不愿做“废肉”。

高甫志倒是每周至少“守墓”一次,而且从不单独来,总有一个靓妞陪伴着。原来墓内秘密放置着席梦思和家具,他们哥呀妹呀地泡上一夜或一晌,既新鲜刺激,又安全舒适,何乐而不为?他不敢轻易领着小妞进宾馆,上任乡长就因在宾馆里与一个叫黄色色的妞儿鬼混,让人“捉双”丢了乌纱。有心买幢别墅“销魂”,又怕楼大招风,家中的黄脸婆找上门来闹地震。白虎岭偏僻,墓穴又阴森森的,鬼才能找到这个地方!

于是,在这座特殊“别墅”里,二人死呀活呀地鬼混了一夜。不料乐极生悲,次日清晨,就在二人打算离开墓穴时,电灯突然灭了,空调也停了,墓内一团漆黑。高甫志打开备用的气孔,才从碗口粗的气孔中透过一缕亮光。没有电,就无法打开电动密码防盗门,里面的人就无法出去。没办法,二人只能坐等来电。谁知一直等到天黑,也没盼着来电。墓内没安电话。高甫志虽有手机,但这里是盲区,拨不出去。呼喊“救命”也没用,十天半月甚至一月两月也难得有人到这里来。墓里的饮食第一天已经用尽,只留下两只大苹果。

患难见狼心。金屋娇没想到高甫志竟会这么绝情,鼻子一酸,“哇哇”地哭出声来。

堂堂的一乡之长,当然追求“上上等”,恳求老先生为他看一块风水宝地。老先生三天后终于在白虎岭找到一处“上上等”的好穴。此穴位于山坡的朝阳处,前方有一条小溪,依山傍水,紫气缭绕,视野辽阔,一片绿茵。高甫志和父亲的属相都是虎,在白虎岭的“极点”上建墓自然要出“大臣”。老先生劳苦功高,得到高甫志一千元的酬金。

来到墓前,高甫志在电动密码防盗门上按动了几下密码键,独扇板门就由左向右缓缓移动,闪出两米宽的洞口。

高甫志终于丢了官,情人们都作鸟兽散,尤其是金屋娇,流产后看见他就撅嘴耸鼻,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。妻子走路也不再往上挺,夹起尾巴做人,但仍终日伴随在他的身边。

阎王尚怕拼命鬼。事到如今,高甫志只得叫住方老师,从提包里掏出笔和纸,写了一份退党申请书,从气孔里交出去。方老师认真读了一遍,然后朝高甫志说道:“撞上我,你真幸运,要是战争年代,双枪老太婆肯定一枪崩了你!”

二人走进墓穴,拉亮电灯,高甫志从里面按动了几下密码键,铁门又徐徐关上了。

“我若退党,官职……?”

方老师依旧摇摇头。

“她不追问就拉倒,追问就说进城办公事去了,懒得理她!”

也许墓穴真是风水宝地,第四天上午,竟有人在墓门上拍了两下。高甫志一骨碌从床上爬起。

这天下午,高甫志感冒发烧,打了两瓶点滴。刚走出医院大门,就撞上了“预备夫人”金屋娇。金屋娇刚满十八,长得像影视明星,气色特佳,温柔入骨,看一眼就让人舒服半天。高甫志虽说与十几个女人有染,但最喜欢的就是金屋娇。眼下,高甫志见了金屋娇,听说她今天休班,就邀她去散闷儿。

“方老师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就算我是黄世仁,也应交给政府审判,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饿死吧?方老师,我发誓脱胎换骨,重新做人,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谋福利的好公仆!”

运去时生姜不辣,运来时扁担开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