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日洗儿,亡国之痛

·上一篇文章:唐代风气果然开放:大唐后宫的淫秽一幕·下一篇文章:珠圆玉润杨贵妃用青春诱发老皇帝的生命力

代宗李豫是肃宗李亨的长子,是玄宗的第一个皇孙。代宗出生在开元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,玄宗刚从泰山封禅回来不久。“三日洗儿”那天,玄宗亲自到李亨的住处探望孙儿,命赐金盆,为孙儿洗浴,还说“此一殿有三天子,乐乎哉!”其实,当时李亨并不是皇太子。


提起慈禧太后垂帘听政,几乎是家喻户晓,却很少有人知道朝廷的文武大臣为什么会称她为老佛爷。其实,这里面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而且这个秘密还与一碗“红福萝”有关。
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后,朝廷里许多大臣都惧怕她三分,这倒不是她大权在握,独断专行,而是因为她喜怒无常,心狠手辣。慈禧手下有个太监叫李莲英,这人不仅聪明过人,而且惯会看风使舵之术。自从慈禧垂帘听政掌握了朝廷大权,他就认定慈禧是中国的第二个武则天,要想出人头地光宗耀祖,就必须有慈禧这样的人做靠山,否则就没有出头之日。找慈禧做靠山,话好说,真正把事办成那可就难了。俗话说伴君如伴虎,不要说靠,整天的跟在慈禧屁股后面转,不知道哪句话说得不对劲,脑袋就搬家了。
这天,李莲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忧心忡忡,苦于不知如何取悦于慈禧太后,一个小太监匆匆跑来,说慈禧太后传他即刻进慈宁宫给她说笑话解闷。李莲英说:“见天儿这么说,我哪有那么多笑话说!这可怎么办呀!”小太监说:“平时您的脑子就好使,我们慢点走,等走到了慈宁宫太后那,您不就把笑话编好了吗。”小太监的一句话惊醒梦中人,李莲英的脑袋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。
李莲英一路无言,来到慈宁宫进门就给慈禧太后道喜:“皇太后洪福齐天,大喜临门!”慈禧被李莲英弄得一头雾水,忙问李莲英:“喜从何来,不要耍贫嘴,快说个笑话听听。李莲英马上说:“奴才该死,奴才不是耍贫嘴,皇太后真是喜从天降。”慈禧太后见李莲英跪在地上不肯说出缘由,佯装生气,说:“好啦,你不说就算啦,哀家今个儿也不难为你,起来吧!快说说你这一路上碰见了什么新鲜事?”
李莲英跪在地上说,昨天晚上他喝了皇太后恩赐的好茶,兴奋得半宿不曾入眠。到了后半夜,刚有一点朦胧之意,只见房内突然红光一闪,满堂通明,以为房内失火,吓得自己猛然坐了起来,奇怪的是西天如来佛祖降临在他的床榻前。李莲英见如来佛祖大驾光临,慌忙跪倒即拜,向如来佛祖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,问佛祖为何事驾到。如来满面笑容,声如宏钟,说:“大清国天降福星,光恩普照,万物苍生将沐浴于浩浩恩惠之中。”李莲英不解其意,请佛祖明示,如来笑道:“福星者,叶赫那拉氏也,此乃南海观世音菩萨转世,大清国唯叶赫那拉氏可安邦定国。”李莲英闻听此言,感激涕零,再次向佛祖叩谢,并问如来,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皇太后?今后百姓将如何尊称皇太后?如来佛祖笑笑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,就称皇太后老佛爷吧。”
慈宁宫里的宫女们一听这话,呼啦一声跪倒在地,三呼“老佛爷千岁,千岁,千千岁”!
慈禧太后见此情景,满面春风地说:“天意难违,也罢,传令下去,从今个儿起,就叫哀家‘老佛爷’吧,每年三月初三南海观世音菩萨的寿辰之日,就是哀家的大斋之日,哀家要在这一天沐浴更衣,吃斋念经。”
李莲英因为虚构了如来降临的故事,一步登天做了太监总管。
慈禧太后得了老佛爷的名号之后,除了平时有吃斋念佛之日,每逢农历三月初三这天,她还要沐浴更衣,大张旗鼓地斋戒一天。慈禧太后由于整天山珍海味,冷不丁吃吃素食,倒也感到很新鲜,可是时间一长就吃腻了,无论御膳房的御厨怎么给她调济,都无法让慈禧太后满意,所以,慈禧太后的斋戒日自然成了御厨们的劫难日。在慈禧太后吃斋念经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因为素菜不合她的口味,就有三位御厨被砍了头。
一晃,这年的三月初三又临近了。慈禧太后传下懿旨,让御膳房仔细准备斋饭,哪位御厨素菜做得好有重赏,做得不好就得重刑伺候。懿旨一下,不但吓坏了众多御厨,也吓坏了掌膳太监,这么大的事,谁不害怕。于是,掌膳太监就联合众御厨凑了不少银两,给李莲英送礼,目的是求他在慈禧太后用膳时巧妙周旋。
自从慈禧太后给御膳房下了懿旨,李莲英心里也像怀揣了小兔子,忐忑不安。他深知慈禧太后喜怒无常的脾气,大斋之日,如果真的有哪道菜不中她的意,降罪下来,不但御厨遭殃,自己也可能被狠狠怪罪。再想想自己多年来委曲求全,好不容易熬到今天这一步,不能就这么前功尽弃,必须想个两全其美之策。李莲英苦苦思索,几乎一夜无眠。第二天,他暗中在各地召集天下技艺高超的名厨,意在帮助御膳房度过这一难关。李莲英很快找到了十名技艺高超的大厨,秘密充实到御膳房帮助准备素食。为了万无一失,李莲英提前对膳食样品一一过目,他把自己认为有创意的素菜精心编制成菜谱,呈报给慈禧太后看,慈禧太后过目后却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喜色,这让李莲英如坐针毡。
转眼之间,大斋之日就到了。这天慈禧太后沐浴更衣,念完了经,在大殿上正襟危坐,等掌膳太监传膳。李莲英一声传膳,掌膳太监一挥手,众御厨手捧托盘,拉着一字长队,战战兢兢地走进了大殿,一个个小心谨慎、毕恭毕敬地手举托盘从慈禧太后面前缓缓走过。只要慈禧太后说声“放下吧”这道菜才算通过,否则御厨就得捧着菜站到一边,等待发落。只见慈禧太后瞪大了一双眼睛,目不转睛地盯着每道菜看,什么“千里飞雪”、“绿莺轻啼”、“江山多娇”……眨眼功夫,六十六道素菜已经过去了大半,慈禧太后是一道也没看中,她的脸一阵比一阵难看,把御厨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,整个大殿上鸦雀无声,静得可怕。有的御厨吓得两腿发抖,甚至站立不稳。掌膳太监一遍一遍地偷看李莲英,心想:你倒是说句话呀,这么下去,我们不是死路一条嘛!
没多久,六十五道菜就过去了,慈禧太后满面怒容地慢慢站起身来,她张口刚想说什么,突然,大殿之中鼓乐齐鸣,把慈禧太后吓了一跳,慈禧太后举目向门口张望,但见如来佛祖单手端着一个大海碗款款向她走来。慈禧太后被惊得目瞪口呆,倒头便拜,被李莲英急忙扶住:“老佛爷,这可使不得,还是我们替您跪拜吧。”不等李莲英的话说完,大殿上的人早就悉数跪了下去。
如来佛祖走进慈禧太后,把海碗递给慈禧。慈禧太后说了声“谢佛祖”双手把海碗接了过来。她轻轻把海碗放下,顿觉一股浸人心脾的清香扑面而来。正在这时,大殿之中红光一闪,如来佛祖踪影皆无,大殿上一片惊呼。李莲英走到慈禧太后面前一看,海碗里盛着满满一碗肉红皮青、青翠欲滴的素果块。海碗里清香扑鼻,果块上仙气袅袅。
慈禧太后觉得如来佛祖降临赐果菜,是她长期虔诚吃斋念经的结果,心情非常愉快,随即赦免了所有御厨。慈禧太后高兴之余,令御厨们说出如来佛祖赐给她的果菜名字,刚刚平静下来的御厨们一下子又紧张起来,他们看过之后谁都不敢轻言,生怕说出来不对慈禧太后的心思,惹出杀身之祸,只推说自己愚钝,不知如来佛祖赐的什么果菜。
由于慈禧太后高兴,她并没有降罪御厨,转身问李莲英。李莲英赶忙跪下说:“老佛爷,昨天夜里佛祖给奴才托了一梦,说在您大斋之日,要赐一碗‘红福萝’。我看这就是那‘红福萝’吧。”
慈禧太后听李莲英这么说,心里更是高兴,加上折腾了那么大半天,肚子也饿了,面前的“红福萝”正散发着诱人的清香,令她脾胃大开,把那一大海碗的“红福萝”吃了个大半,剩下的统统赐给皇妃们尝鲜,凡吃过“红福萝”的人都说那东西特别好吃,清脆爽口,满腹生香。
慈禧太后吃过“红福萝”之后,就再也离不开这道菜了,她下懿旨命御膳房每顿饭都要给她加做一道“红福萝”。这道菜慈禧太后一直吃到驾崩。
其实,慈禧太后吃的所谓的“红福萝”就是“心里美”。李莲英在慈禧太后大斋日的前一天,见御膳房始终做不出出新的素菜来,心里特别着急,正发愁不知如何度过这一关,踌躇之际,一抬头,发现自己信步来到了御膳房,猛然看见新招来的一个肥头大耳厨子。这人慈眉善目,大腹便便,活脱脱一个如来佛祖!李莲英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,于是在三月三慈禧太后大斋之日,冒死上演了一场如来佛祖赐“红福萝”的戏。
这件瞒天过海的事,能迷住慈禧太后和大殿上那么多人的眼睛吗?难道他们没有看出破绽?李莲英聪明就聪明在这里,他早就料到“如来佛祖”一出现,大殿上所有的人必然要俯身跪下不敢抬头,“如来佛祖”再端着一个海碗,大殿上所有人的注意力也自然就会转移到这海碗上来。毕竟是人都会认为保住性命比辨别佛祖的真假要紧。
据御医记载,心里美萝卜润肺止咳,健脾开胃,还富有养颜美容之功效,长期生食,可御疾增寿。慈禧太后之所以高寿,这与她大半生生吃心里美萝卜有着不可小视的联系,可她直到驾崩也不知道“红福萝”是李莲英利用她争强好胜、唯我独尊,没有人敢违抗她的心理,巧用萝卜设下的弥天大计。


和所有帝王一样,功成名就的赵匡胤也贪恋酒色,尤其他那位心胸狭窄、霸气十足的亲弟弟——赵光义,在对待被征服者方面、在处理漂亮女俘问题上,表现得极为下流无耻。赵氏昆仲分别霸占了两位着名的知识女性,两位女子,都是高级战俘,都是有夫之妇。一位,是后蜀皇帝孟昶的宠妃——花蕊夫人;另一位,是南唐后主李煜的皇后——周薇,也就是“小周后”。两名绝色美人、稀世才女,就毁在赵匡胤和赵光义贪婪的手上。
先说花蕊夫人。有记载的花蕊夫人,至少四位。孟昶的宠妃名气最大,她原姓徐,也有说姓费的,蜀地青城人。可惜,红颜薄命,沦为风月场中的歌伎,孟昶四处选秀的时候,把她弄进了皇城。孟昶绝对是花花公子,《新五代史·后蜀世家》里说他:“好打球走马,又为方士房中术,多采良家子以充后宫。”恰巧,新进宫的徐小姐,也非常会玩。她的姿色和才艺令孟昶流口水,同时,还挖空心思找乐儿。比如,种牡丹、红栀子花儿,吃“月一盘”之类的新鲜薯片、制作“绯羊首”,建造水上的楠木、珊瑚宫殿避暑……有愿辄遂,当然快活。公元965年,赵匡胤六万大兵一到,他们就傻了眼。乖乖地踏上了进京受降的漫漫征程。
成王败寇,礼遇再周到也是“阶下囚”。尽管赵宋封孟昶做了秦国公、检校太师兼中书令,其实,宋朝皇帝非常鄙视蜀地国君。孟昶太奢靡了,一只夜壶就用七宝镶嵌,不知吃饭喝水的器具该做成什么样子。虽说高官得做,孟昶没得意一个星期,就稀里糊涂地死了。《宋史·列传》说:“昶,数日卒。年四十七。太祖废朝五日,素服发哀。”
这边尸骨未寒,那边就开始拉扯死者的老婆了。赵匡胤召见他垂涎已久的花蕊夫人,为了装正经,还当众斥责这位女俘虏,秽乱宫廷,迷惑君主。花蕊夫人见过大世面,文采有棒,随口做了一首《述亡国诗》。这两行句子,早就进了中国文学史,而且很有地位。
诗曰:“君王城上竖降旗,妾在深宫哪得知?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。”不卑不亢,有理有节——老爷们儿当家,凭什么把倒霉的过错记在俺小女子身上。我就是陪伴君王,照顾饮食起居的。寻开心可以,花银子可以,就是管不了朝堂上的军国大事。
赵匡胤是明白人,自然欣赏眼前这位绝色佳人,于是,顺理成章地收她做了自家小老婆。《宋史》绝不可能记载这些寒碜事儿,《辞海》则明确地解释道:“昶,降宋后,被掳入宋宫,为太祖所宠。”宠,自然不是简单的欣赏与倾慕;意思很明白:将人妻女,据为己有。
国土、臣民、财富,包括花蕊夫人这样的绝色女子,都是征服者的战利品。你再有才、再心高,又有什么办法呢?国家没了,一切等于零,男人都“爹死娘嫁人”了,何况是无依无靠的女人,她们只能变成案上鱼肉,任人宰割。似乎“为太祖所宠”,已属非常幸运了——皇帝起码没有践踏战俘的人格,反倒因花蕊夫人出色的胆气和才气,博得了更多的赏识。至于说,靠上新男人、新政权,花蕊夫人幸福与否?只有她自己知道。比较起来,活活儿戴上“绿帽子”的李煜,远不及过早咽气的孟昶。长期在老公眼皮底下、被赵光义强奸的“小周后”,更不如新恩满身的花蕊夫人。据传,花蕊夫人想替夫报仇,害死赵匡胤,苦无实据,只能姑枉一听。
下面,再讲被赵光义霸占、惨遭凌辱的一代“美女兼才女”——小周后。
李煜和小周后是一对天生的浪漫派。本来,李煜有一位结发妻子,可惜,年纪轻轻,死了。他第一个老婆叫周蔷,小名娥皇,史称“大周后”;第二个老婆叫周薇,小名女英,史称“小周后”。两位角色女子恰恰是亲姐妹。大周后还卧病在床,李煜就开始惦记自己漂亮的小姨子。陆游在《南唐书·昭惠传》里记载:重病的大周后见妹妹出现在皇宫里,非常诧异。为什么妹妹来探亲,自己不知道呢?她故意试探道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年仅15岁的小妹妹随口答道:“来的很多天了。”一句话,漏了!此前,已经盛传皇帝和周薇私通。李煜还写了一首着名的《菩萨蛮》,刻画小姨子如何“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”,如何“奴为出来难,教郎恣意怜。”这首黄色小调很快传到坊间,成为当时人人传唱的流行歌曲。
大周后立刻猜到了八九分,她悲愤而绝望地扭过脸去,至死没再看皇帝一眼。对于李煜来说,死老婆称得上雪中送炭的大好事。他假惺惺地办丧事、写祭文、立石碑……出完殡,便迫不及待地过起了花天酒地的生活。
968年,即大周后病逝三年之后,李煜欢天喜地地娶了如花似玉的小姨子。那年,小周后刚刚18岁。|<<<<<12>>>>>|


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,日高殿里有香烟,万岁声长动九天。妃子院中初降诞,内人争乞洗儿钱。

·上一篇文章:性文化:皇帝嫔妃之“互奸”策略·下一篇文章:唐代宫廷如何进行“三日洗儿”?

为了倡导节俭之风,唐高宗李治龙朔二年六月下诏:“比每诞育王子公主,诸亲庆贺多进锦绣纂组,金银雕镂,虚有糜费,深乖节俭,自今以后,即宜并停。”让大家不要进贡了。

·上一篇文章:亡国之痛:惨遭宋朝皇帝凌辱的两位美女战俘·下一篇文章:慈禧送罗斯福两张照片
对自己的相貌很有信心

但洗儿之俗直到唐末依然盛行。韩偓《金銮密记》称:“天复二年,大驾在歧,皇女生三日,赐洗儿果子、金银钱、银叶坐子、金银铤子。”唐昭宗在唐朝即将灭亡之际还讲究这些礼仪,可见洗儿之俗在宫中的盛行。洪迈的《容斋四笔》卷六提到宫中“洗儿”之事,办一次“洗儿会”可以收受大量金银珠宝,“盖宫掖相承,欲罢不能也。”

不管怎么说,“洗儿”简直成了一场闹剧。

王建《宫词》之七十一:

再说说杨贵妃给安禄山办“洗儿”典礼的事。

“三日洗儿”这天,主人设宴款待来贺的亲友,俗称为“汤饼会”。汤饼,我以前还以为是一种面饼,其实是汤面。相当于现在的“长寿面”,过生日、“三日洗儿”、办满月都必不可少。

“三日洗儿”本为旧俗,唐时盛行于宫中。婴儿出生三天,要郑重地为小儿举行出生后的首次仪礼,因为仪式一定要包括给婴儿洗浴,故叫“洗三”,或“洗儿会”。这是大喜事,要对下人有所赏赐,所赐金钱就称为“洗儿钱”。

安禄山被杨贵妃作为养儿,宫中既有“洗儿”习俗,那么在其生日之后三天为其办洗儿典礼则自然顺理成章。

《新唐书·王皇后传》,宠衰的王皇后求诉玄宗:“陛下,独不念阿忠脱新紫半臂更得一斗面,为生日汤饼耶?”“阿忠”是王皇后的父亲,他曾脱下自己的新袍子换一斗面给玄宗(那时候李隆基还没有成为皇帝)做“汤饼”。

姚汝能的《安禄山事迹》这样记载:“后三日,召禄山入内,贵妃以绣绷子绷禄山,令内人以彩舆舁之,欢呼动地。玄宗使人问之,报云:‘贵妃与禄山作三日洗儿,洗了又绷禄山,是以欢笑。’玄宗就观之,大悦,因加赏赐贵妃洗儿金银钱物,极乐而罢。自是,宫中皆呼禄山为禄儿,不禁其出入。”有人据此推测杨贵妃与安禄山关系不一般,说是“三日洗儿”,分明是找借口给安禄山洗澡调情。也有人据此认为杨贵妃与安禄山没有暧昧关系,因为偷情是要偷偷摸摸进行的,这样大张旗鼓,而且还惊动了自己的皇帝老公,无非玩笑而已。

这是后宫诞育的情景,妃子生了小孩,大家齐声高呼“万岁”,宫女们争着讨“洗儿钱”。

元稹《连昌宫词》:“禄山宫里养作儿,虢国门前闹如市。”

贞观年间高宗李治出生三日,太宗和长孙皇后赐他一件玉龙子作礼物,算作“洗儿”之礼。

唐代风俗趋向奢靡,小儿生下来一个月,主人又一次泛邀亲朋宾客,用盛宴来庆贺儿孙满月,再展“洗儿会”,议程、物件比“洗三”更繁复、多样,叫做“庆满月”。宫中为皇子、公主办满月,举行盛大宴会,朝臣赋诗祝贺。李峤和郑愔有《中宗降诞日长宁公主满月侍宴应制》,唐中宗李显生于显庆元年十一月五日,他过生日时赶上长宁公主满月,一起庆祝。杜审言和沈佺期有《岁夜安乐公主满月侍宴应制》,安乐公主是中宗的爱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