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雾梁上两棵枫,焦骨牡丹与枯枝牡丹

在播阳镇、地阳坪乡和牙屯堡乡交界的大雾梁上,有两棵紧紧相挨的大枫树。枝枝叶叶相互交错覆盖,象两把大雨伞。每年谷雨前三天,侗族青年都身穿民族盛装,三五成群,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,参加一年一度的大雾梁歌会。两棵枫树为腊汉①腊灭②们提供了一个天然的歇荫场地。提起大雾梁上两棵枫,老辈人还传下来一段故事呢!相传很久以前,就在离大雾梁不远的一个山寨里,有个漂亮能干的腊灭叫兰妹,她的父亲就是本寨寨佬。由于兰妹人善心好,聪明贤慧,乡亲们都很喜欢她。方圆几十里,人人都夸她是“山窝里的一只金凤凰。”金凤凰的翅膀丰满了,就该出窝了。兰妹满十八岁了,就可以赶大雾梁了。这年三月初兰妹早早准备了新衣裳、银首饰,盼着歌会这一天的到来。四乡的腊汉、腊灭们晓得了这个消息,大家都急着结识这只“金凤凰”呢。离大雾梁很远的一个汉族村庄里,有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名叫玉哥。他家里只有一个老母。家境虽不宽裕,但玉哥勤劳肯干,日子过得倒也满意。玉哥长得一表人才,吹得一口好笛子,惹得许多姑娘偷偷地害了“单相思”。这年,他听说兰妹要赶大雾梁,就打一主意也上大雾梁见识一下这只远近闻名的“金凤凰”。于是,他早早地做好了赶歌会的一切准备。这一天终于到了。兰妹穿着美丽的衣裙,戴着各种各样的银项圈、手饰,在一群腊灭有簇拥下,显得更加妩媚动人。梁上,青年们尽情地欢乐,表演了各种节目,接着就开始对歌了。腊汉们一个个争着与兰妹对歌,可是没有一个比得地兰示的金嗓子。对歌稍歌的时候,腊汉群里突然传来悠扬明快的笛音,腊灭们的视线立即被吸引到了一个后生身上。只见他侗装打扮,容貌俊秀,笛子发出一个个美妙的音符,那么清脆婉转,那么动人心弦!不用说,兰妹的心也被深深地打动了。歌会快结束的时候,兰妹结识了这吹笛的人——玉哥,致命伤互相换了“把凭③”:兰妹把亲手绣的一幅侗锦赠给了玉哥;玉哥把一支玉笛给了兰妹。他们还商定:过了六月六,玉哥就上门来订亲。玉哥回到家里,把结交兰妹的事情告诉母亲,母亲十分欣喜。为了给玉哥提亲,娘就把事情禀报族公。族公听说兰妹是侗族姑娘,就连连摇头,说:“族谱记载分明,汉侗不准通婚,如果谁敢违反族规,就是不孝子孙!”娘只好回屋来,把族公的意见告诉了玉哥,劝玉哥另找同族的情人。谁知玉哥早已打定主意,宁可触犯族规,也要娶回兰妹,他不顾母亲的劝阻,到了六月六就直奔侗寨来求亲了。再说兰妹回到家里,一心等着玉哥前来提亲。不料过了四月八,舅舅家派人带着优厚的彩礼来订亲了。寨佬见是舅家来结“姑表亲”。二话不讲就应允了。兰妹听见父亲的话,就不顾礼节跑出堂屋来,当着舅家客人的面拒绝嫁给舅表兄弟。这一来,气走了客人,触怒了父亲。寨佬要强迫女儿接受这门亲事,兰妹却抱定主意硬是不从。天长日久,寨佬终于弄清了兰妹拒婚的原因,是爱上了一个汉族的后生。寨佬对女儿说:“祖辈有规矩,异族不能嫁娶。谁敢违背,就要按款论罪!”说完,他就把女儿关在房里,不让兰妹与外人往来。再说玉哥满怀希望找上门上提亲。寨佬听说玉哥就是兰妹意中的那个汉族后生,就横蛮地不准玉哥进门。玉哥跪在门外苦苦哀求见兰妹一面,寨佬就是不答应。玉哥心里知道哀求是无望的,他一个人悲愤地爬到大雾梁上。在与兰寻换把凭的地方,他想到那天与兰妹相处的幸福情景,内心里感到万分痛苦!他就这样呆呆地站在梁上,眼睛紧紧地盯着兰妹的家门……不晓得过了多少个日子,大雾梁上突然挺立着一棵枫树,人们传说那就是玉哥的化身。八月中秋到了,舅家通知寨佬来迎娶兰妹了,迎亲的队伍来到了寨门前,寨佬才把兰妹放了出来。几个月不见,兰妹的样子完全变了。她向舅家提出要求:一定要单独上一趟大雾梁,否则就绝不进舅家门。舅家的人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。兰妹拖着虚弱的身子爬到了大雾梁上,一眼就看见了她与玉哥定情的地方,挺立着一棵大枫树。她对着枫树,悲泪如雨,最后她喊了一声“玉哥”便一头撞在树杆上……年长月久,在玉哥变成的枫树边又紧挨着生起一棵枫树,人们说那就是兰妹呢。两棵树并列挺立,郁郁葱葱,自由生长。从那以后,人们走到这两棵枫树下面,就要讲起这个玉哥与兰妹忠贞相爱的故事。

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 ,·上一篇文章:舍命不舍花 ·下一篇文章:万里崂山双花仙

近几年报刊谈枯枝牡丹的多了,有关传说不一。盐城便仓建“枯枝牡丹花园”时,有人依据《镜花缘》。第五回中的故事说,牡丹受不了武则天火烧,全部开了花,武则天便把火撤去。
仓的枯枝牡丹,这个异种就是武则天留的甘棠遗爱。《镜花缘》作者是清代李汝珍(1765~1830),晚年贫困,写《镜花缘》自遣。他在书中为妇女鸣不平,改写牡丹传说,肯定武则天。这对古人写人说,本无可厚非。但有故事纯属虚构,不足为据。在《镜花缘》前数百年,有一段便仓牡丹历史记载,而非传说。便仓牡丹园原为卞氏宗祠、创建人卞济之从洛阳带回红、白两株牡丹,栽于祠内。《卞氏家谱》载,他“植花明志,取其红者,以示报国忠心;取其白者,以示为官清正。”他的后代卞元亨,曾参加张士诚起义军,反对元朝的异族压迫。他从军时取牡丹干作马鞭,以牡丹焦骨精神自励。后张士诚自立为诚王,定国号为周,传说卞元亨解甲回来,将马鞭仍插在园里,竟又复活开花。后明太祖灭元,也灭了张士诚。卞元亨受株连,充军辽东,园中牡丹从此不开,十年得赦回家,牡丹又开花了。社会上一直流传着卞元亨的咏牡丹诗,兹录其一:“草堂松菊晚凋残,犹有南园旧牡丹。自是焦枝存劲节,依依唯恋故人还。”上述情况,都在李汝珍写《镜花缘》之前,便仓牡丹园已是700多年古园,足见枯枝牡丹与《镜花缘》无涉。此园现已扩建,成为苏北名胜之一。

原作者: 丁再桃、刘耀连

传说,清代光绪年间,曹州赵楼花农赵伍,培养了一棵千层花瓣的新牡丹。赵伍对这棵牡丹十分怜爱,把它看成自己的孩子一般,因此取名赵紫。不料,这事被曹州知府毓贤知道了。秋后他亲自的坐阵来剜这棵牡丹。这对赵伍来说,真好象剜他的心头肉呀。他一面慢腾腾地剜着牡丹根,一面想着拯救赵紫的计策。
这时,里正给毓贤端来热腾腾的烧鸡和烧酒。趁毓贤转眼相望的机会,赵伍故意把一棵普通的牡丹在他面前一晃,悄悄藏到一边,然后把真赵紫捧到毓贤面前。
赵伍的动作全被毓贤看在眼里,他勃然大怒:“大胆刁民,竟敢哄骗本官,还不快把你藏的那棵献给老爷!”说着一脚把真赵紫踢出丈多远。
“是,是”。赵伍装得唯唯诺诺。把那棵普通的牡丹交给毓贤。心里暗自床幸:可把赵紫保住了。
谁想毓贤老奸巨猾,他生怕有诈,便掂着棵普通牡丹对赵伍说:“来来来,你给我立个字据,如这牡丹不是赵紫,明年春天,花开之时便是你的忌日。”
赵伍闻听,如雷击顶毓贤阴险歹毒,杀人如同杀鸡,他是知道的。但想,如果拿命保住了赵紫,也值得。明年杀我之时,那赵经过分墩,可有十来棵了。不会被毓贤挖绝了。赵伍想到这里,一横心,提笔签上了字。
第二年谷雨时节,牡丹园中的赵紫开得嫣红嫣红。乡亲们知道,这是老花农赵伍的血。
从此,种花人舍命不舍花的谚语,便在曹州传开了。

焦骨牡丹与枯枝牡丹实同出一个古老传说。传说自非史实,但对传统花文化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作用,则不可忽视。焦骨与枯枝本是文人利用牡丹的一种特性而加以渲染的,并非牡丹的什么特殊品种。花工术语有“牡丹长一尺缩八寸”的说法,意思是牡丹每年新生枝条,有二成木质化,八成未木质化的入冬像草一样枯化掉。其实,因生长环境不同,木质化部分是有多有少的。传说中的焦骨与枯枝都是指的这一现象。它们都不是牡丹品种名称,也就没有什么品种特征、特性可言。确切地说,它们都是牡丹文学形象,焦骨牡丹被写成反抗暴虐的英雄形象。而《镜花缘》的枯枝牡丹,却写成投降主义的卑劣形象,当然这与《镜花缘》的文学评价,与武则天的历史评价是两码事。



·上一篇文章:火炼金丹·下一篇文章:军门花园

·上一篇文章:甩泪山·下一篇文章:吸烟的来历


注:①腊灭 侗语 即姑娘之意②腊汉 侗语 即后生、小伙子之意③把凭 侗语
即侗族姑娘后生定情之物

焦骨牡丹与枯枝牡丹是否同物异名?与一般牡丹相比,有何品种特征?这是养花朋友常询问的一个问题。历来文人墨客对牡丹的评价极高,认为“不独芳姿艳质足压群芳,而劲骨刚心尤高出万卉。”欧阳修《牡丹序》中也说:“天下真花,独牡丹耳。”该书注释:“所谓真,犹正也,与邪相对。”宋人颂牡丹内在之美,即在其焦骨精神。广东省廖铖观新剧中有焦骨牡丹故事,因作《有感》诗。诗最后说:“舍命不舍花,焦骨牡丹丽。根深恋故土,高翔爱国志。”我亦作《焦骨牡丹赞》:“爱国同心爱牡丹,千年传统颂花王。敢违圣旨甘拚命,宁化焦骨拒吐芳。枯干为存根柢力,慈心换得子孙昌。洛阳古苑塑仙子,天下齐歌第一香。”焦骨牡丹被视为民族气节的标志,留在广在群众心中的印象十分深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